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手机

私抛厂风云载沉载浮私抛史专业让未来更有生存空间

手机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16 10:25:49

“今年上半年,在环保压力下,愈来愈多的砖坯生产企业被关停,随着砖坯以及低档瓷砖的产量大幅度减少,广东地区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缺货潮,随着年中过后淡季结束,缺货潮肯定会愈来愈严重,期望着靠这些砖坯来进行生产的私抛厂,肯定会无米下锅,可以预测,今年下半年,私抛厂又会迎来一波倒闭潮。”麦德豪陶瓷董事长黄思东如是说。

2017年8月1日,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《广东省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及分工方案》,规定珠三角及清远地区不准再新建陶瓷厂。此消息对渴望转型升级的众多私抛厂而言,无异于关上了一扇大门。2017年下半年,私抛厂的处境堪忧。

私抛厂,是陶瓷业界对砖坯抛光厂的称呼,指的是那些自己没有窑炉,也不生产砖坯的陶瓷厂,他们只将资金投入到最为低廉的抛光、包装环节,只买几条抛光线、几台磨边机,再从砖坯厂家买来砖坯,进行抛光、切割、磨边等工序进行生产,再通过代工、批发等零散渠道,低价销售成品的厂家。但业内说得更多的还有延伸出的一个广义说法,就是把那些不做品牌,专卖渠道的低端企业,也都称之为私抛厂,不仅指只做抛光工序的厂家。

私抛厂,是陶瓷行业内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仅在华夏陶瓷城内,就有六分之一的展厅,属于私抛厂。

在环保压力不断加大、行业装备不断升级、人力成本大幅上涨、超低价销售模式下,利润微薄到使得私抛厂无以为继的情况下,这些私抛厂的现状如何?他们是不是还有别的前途?

路旁摆放着用来展示的瓷砖,它的招贴广告,和沐足中心、湘味馆的招贴广告挤在一起。由此路口继续往北走,就是佛山著名的私抛一条街。

空阔的私抛一条街,路旁变成了停车场,太寂静了。但曾的蓝天之下,肯定有过一些喧嚣的故事。

载沉载浮私抛史“全部佛山陶瓷史,毫不夸张地说,有半部是由私抛厂谱写的。”行业内某著名评论家慨叹道。

第一家私抛厂是如何诞生的?已没法去考,但可以肯定的是,时间应当在1988年以后。1988年,佛陶团体引进意大利先进生产线,开始生产中国第一块抛光砖——300×300mm小规格斑点抛光砖,因其坚硬和耐磨,迅速打开了市场,至上世纪的90年代中期,由于通体耐磨砖吸水率较高,亮度昏暗,抛光砖开始取消耐磨砖的霸主地位。愈来愈多的私营陶瓷企业开始进军抛光砖领域。

“窑炉点火之后,根本不可能说停就停,生产相对来说是较为平顺的,但销售受淡季影响,起伏就很大,淡季压在砖坯厂的砖,最后都流入到私抛厂,私抛厂很愿意以低价收这些处理砖;此外,一些品牌陶瓷企业,手中也要压一些砖坯,以便于随时调节生产应对市场,这些砖坯如果没有处理完,也都流向了私抛厂;最后,有些陶瓷厂,只专精于生产,不做市场和品牌,以节约人力本钱,他们成了私抛厂砖坯来源的最大提供者。”佛山华夏陶瓷城某大型私抛厂销售总经理刘阳如是说,他浸淫于行业达十多年之久,对私抛厂的操作模式相当了解。他认为,既有原料来源,又有市场需求,伴随着抛光砖的流行,私抛厂应运而生。

至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,纯色抛光砖开始被渗花抛光砖替换,“东鹏”的金花米黄引领行业,华鹏的渗花砖风靡一时,渗花抛光砖具有着最接近天然石材的纹理,花色自然美观,其所占市场份额开始急剧膨胀,至1999年,抛光砖进入了一段高速发展时期,其所占市场份额一度到达80%,并开始在全部陶瓷销售品类中称霸至今。大量的抛光砖坯从砖厂流出,抛光砖市场被逐步释放出来,小作坊式的私抛厂开始大量冒出。

但是自1999年以后,市场变得越来越透明,砖坯厂开始不愿意把砖坯输送给只愿意做低价采购的私抛厂,他们更愿意青睐做品牌的陶瓷企业,或干脆自己转型做起了品牌,为了拉开差距,砖坯厂开始拉低质量生产砖坯以专供私抛厂,私抛厂的砖坯来源变得纷乱起来,其产品质量变得参差不齐,再同时私抛厂的低价恶性竞争,市场不再顺风顺水了,所幸此时,抛光砖仍然有着巨大的市场,私抛厂进入了一段不温不火的平稳发展期,一直到2005年。

2005年,房市开始火起来,再加上全国各地大规模、大体量的安置房、经济适用房以及农村宅基地自住房的兴起和建设,盘活了整个陶瓷行业尤其是中低档瓷砖的销售,瓷砖的产量开始井喷式增加,大量的砖坯流入了市场,在当时的佛山,隔三差五就有私抛厂新建并投入生产。2006年,为了还佛山一片蓝天,佛山市政府开始进行城市经济结构调整和环保治理需求,“赶”走了大批陶瓷生产企业,但是没有烟囱的私抛厂并不在此之列。在产业大转移的进程中,一些没有能力搬迁,没有能力到外地建厂的陶企,只得转型成为私抛厂。

此外,佛山陶瓷发展了很多年,沉淀下来了很多人才,他们基本上有着自己健全的销售渠道,想自己创业,但是受资金所限,私抛厂投资不高,只要两百万,就可以投资一条抛光线。几台抛光机和磨边机1开动,出了名的好赚钱,因而大批私抛厂冒出来了。“现在行业内那些大的私抛厂,几乎都是2005-2007年那两三年间冒出来的,我的厂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建的。”刘阳如是说。

华夏陶瓷城内几个做私抛厂品牌的湖南老板,也认为私抛厂的辉煌期是这段时间,尤其在2008年达到顶峰,虽然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,私抛厂生存环境越来越不乐观,但是辉煌还是持续到了2013年底,至此以后,私抛厂的生存环境,就变得严峻起来,进入了“沉溺期”。

曾经“一手交钱,一手拿货”的抢钱模式2017年7月30日,华夏陶瓷城陶北路,夕阳余辉,车流稀少,肖学兵将车停在路旁,摇下车窗并点燃了一根烟,他满怀希冀地盯着路上寂寥的行人,希望这些行人中有他潜伏的客户。他签了几家私抛厂,做销售经理,在这个行业里已拼搏了很多年。“陶北路,俗称为‘私抛一条街’,湖南的二手老板很多,我是个湖南人,十年前就随着他们在这里混,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,这里车水马龙的,很是热闹,还有保安和交警在这里维持秩序。生意非常好,连老板自己都说,开了1家私抛厂,就等于开了一家银行,印钱一样的。 我们跑业务的,接单接到手软,只需要坐在门店里,催厂里那边快点给货就行,私抛厂就催砖坯厂,而砖坯厂只管日以继夜地生产。一块一块的砖,就是一张一张的钱。大家做的都是走量,反正就那个价,你不要,大把的有人来店子里抢着要,连那些残次品都有人抢着要。”

2008年金融危机,依托房地产救市,建材消费开始急剧增长,造成了整个陶瓷行业的繁荣,而抛光砖低廉的价格,也获得了中低端客户的认可。肖学兵认为当时私抛厂的红火,是因为整个市场的红火。其实最主要原因,是当时整个陶瓷行业迫切需要资金的快速流转,陶企扩充生产、在市场上布局,都需要资金,这一切都迫切需要快速的资金链,而私抛厂的销售模式,完全契合于这一点。

“那时候的私抛厂,跟经销商、跟砖坯厂之间,都是一手交钱,一手拿货。哪怕亲爹来拿货,也是验货后就打款,打款后才发货,价格可以再低一点,没问题,但钱没到手上,砖就别想拉走,这是所有私抛厂的生存原则。正由于款到出货,私抛厂的资金流转速度非常快,它的生产周期又比正常的陶瓷企业短,产品量大,流通又快,这一切完全能够让私抛厂良性运转起来。再且说,过去做私抛厂,准入门坎太低了,两百万买一条抛光线,就可以启动一个厂,钱不够,还可以分期付款,资金回笼特别快,私抛厂起来后,老板就可以坐着赚钱了。”刘阳认为私抛厂的成功之处,就在于快速的资金流转,为了回笼资金,乃至赔本赚吆喝的情况都非常常见,他认为赚快钱和赚大钱之间,并没有优劣之分。

一场看不到出路的突围2013年过后,私抛厂迎来大面积倒闭潮,其生存环境,简直从天堂到地狱。

2014年5月26日,佛山私抛厂金多利陶瓷因经营不善,宣布倒闭,其董事长潘某欠下供货商3000万元跑路。2015年10月,清远港龙陶瓷发出了《致管理人员的一封信》,宣布资金链断裂。仅2015年,就有十余家私抛厂倒闭。

“这天下,哪有让你永久坐着数钱的好事,好处就恰好让你一个人全占了?”即便站在烈日暴晒下,要到处去拉客户,肖学兵仍然看得风轻云淡,“比起那些在高温窑炉生产车间的工人,我好多了。”

“私抛厂哪有窑炉?就是由于没有窑炉,只专注于抛光环节,想着赚快钱,所以面临现在的生存困境,这是自食恶果。”刘阳如是说。

刘阳认为的恶果,指的是私抛厂在惨烈的价格战之下,利润微薄到无以为继的生存处境。因为只赚快钱,让私抛厂在生产、营销、管理、仓储、物流等一系列配套软件上,落后于综合型陶企,相比这些陶企,其竞争力自然也大打折扣,行业稍微有一点波动,最先影响到的,就是私抛厂。由于赚快钱,专注于为私抛厂生产的砖坯厂也自食了恶果,忽视了销售渠道的建设和品牌建设,只能继续吊死在做低价走量这棵树上,在环保压力和原材料疯涨的今天,步履日趋艰难。

麦德豪陶瓷董事长黄思东认为,私抛厂如今的处境,最主要的原因是,近几年来,行业整体发展放缓,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压货等两三个月之后再给钱,都已是常态,资金流转变慢,赚快钱的私抛厂,会非常的被动,货一旦走不动了,产品在仓库里积存,对快进快去的私抛厂而言,无疑是灭顶之灾。另外,惨烈的价格战也让私抛厂生存维艰,私抛厂做的都是低端品牌,技术含量低,同质化现象很严重,只能够靠低价促销抢占市场,一家便宜5毛,另外一家就能便宜一块,这样拼下去,私抛厂越来越无利可图,也就没有实力投入,进行环保、技术、管理等方面的升级了,应对市场只会越来越被动。

黄思东认为,私抛厂的砖坯质量做得愈来愈差,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。2014年之前,还有所保障,和品牌陶企的抛光砖质量,在硬度、平整度、耐磨度、防污等物理性能方面有所差距,但是不大,在中低端建材市场,和三、4线城市和县镇级市场,私抛厂都能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。但是以后,为私抛厂供砖的砖坯厂为了自己的利润,开始与品牌厂家的产品在厚度、烧成等方面彻底拉开差距,比如品牌厂家的产品在高温区烧成的时间是40来分钟,而私抛厂可能只烧二三十分钟,比如在压机吨位上,也比不上品牌企业,造成了在产品硬度以及密度都不及品牌厂家,其竞争力自然大打折扣了。

专业的抛光工厂,在未来会有生存空间“私抛厂由于以低价抢占市场,物流对产品的性价比影响很大,佛山私抛厂的砖永远拼不过当地砖,只能售卖本地,其产能规模,很容易触碰到天花板,靠扩充抛光线条数,借以提升企业规模,几无成功可能。那走打通全生产环节这一条路,去生产砖坯,不要说起一个窑,投入成本太大,环保压力这么大,能收回本钱,都已非常困难,现在珠三角及清远地区,已不准再新建陶瓷厂,这条路就更加行不通了。那只剩下最后一条路,转型升级做品牌。”黄思东如是说。

其实,早在2013年行业寒冬来临之前,安基、全圣、金巴利、卓马、新锦成等私抛厂巨头们,完成了转型升级的布局。例如,安基旗下安基品牌,已跻身全国陶瓷二线品牌之列,例如卓马陶瓷,旗下就有卓马、威信、合兴隆等11个品牌,在市场上以质量稳定为人称道。

“其实这些私抛厂巨头,早就已买通了产业链,修建了砖坯厂或入股了砖坯厂,或者承包了砖坯厂的生产线,有稳定砖坯来源,已经算不上私抛厂了,他们资金雄浑,但在转型升级时,依然要如履薄冰。”佛山陶瓷行业一资深人士表示。

该资深人士以倒闭的威臣陶瓷为例。其产品口碑本来在业内反响不错,没有稳定的砖坯来源和品牌效应,让威臣陶瓷难以提升企业规模。2012年,威臣陶瓷花费巨资在江西高安修建工厂,但由于是新建窑炉,又没有太多生产经验,其生产的砖坯质量不稳定,使得一大批经销商退出,再加上又要运作品牌,不愿意再继续做低价走量,又使得一大批市场定位不同的经销商退出。这些经销商的退出,使得威臣陶瓷的销售渠道几乎瘫痪,恰逢淡季来临,资金开始周转不灵,2016年6月10日,只得宣布倒闭。

“现在再回过头去做品牌,市场环境大变,已经很不现实了,2014年,我们抓住了最后的机会,有了自己的品牌,但我们做得很苦,现在的高端市场早已被一二线品牌瓜分终了,我们的品牌想再往上走,拿甚么去跟人家拼?只能永久沉沦于低端,我们的品牌,完全没有品牌溢出值,还要去维护它,还要去建设销售渠道,培养销售人材。完全没有当初做仓库批发时,做得舒心如意,可是当前生存环境,我们不得不去做品牌。”刘阳说道。

卓马陶瓷销售部某负责人也有相同的看法,她觉得不管你的质量做得多好,产品花色多棒,私抛厂身份摆在那,消费者认为做低质低价走量的砖,品牌定位永久难以往上走。

那末有没有私抛厂,在转型过程中,推倒其私抛厂身份,从何开始做起?

2017年1月1日,私抛厂巨头新锦成,联手行业巨头新明珠,成立了“新璟盛集团”。“新锦成在销售渠道和终端市场布局良久,新明珠可以提供人才、原料、技术上的优势,可谓强强联手,新璟盛等于新锦成的一次借壳重生。”新锦成陶瓷市场部经理李亦雄向记者介绍,“现在一切都蒸蒸日上,我在的这个品牌,单月销售额都有六百来万,增幅不错。”

新锦成陶瓷的转型升级,其推倒重来的勇气,基于它雄浑的资金储备,以及在市场上良久的侵淫及其布局。可对小型私抛厂来说,它们想转型升级,几乎毫无腾挪的空间。

行业内某著名评论家说道:“但是未来,私抛厂也肯定不会全部消失,对行业来说,它是一种必要的补充,是行业专业化分工的产物,为什么1家私抛厂,就一定想着要做大做全呢?专业的抛光工厂,在未来,肯定会有其生存空间。”

华夏陶瓷城旁龙津东路边上的一条小巷内,一家非常小的没有名字的私抛厂,1间厂房,大约有三个教室那末大,厂门口,5六个工人在忙碌着,为瓷砖打包,装箱。厂房内,到处杂乱地摆放着瓷砖,一条抛光机,已落满了灰尘,它只有在旺季的时候,才会偶尔开动一下。

说到私抛厂的出路?该工厂老板表示不知道。“前头有过两个老板,一个赚了钱,一个亏了钱,都跑了,我接手后整整做了十年,我想我还会这样一直做下去,养着这些工人,顺便为我老婆赚点打牌钱。” 他觉得他的工厂就像只小蚂蚁,处理着别人吃东西时洒落下的食品碎屑,他觉得赚着那点碎屑钱就够了,未来,他觉得他的小厂肯定不会消失。

沧州好的妇科医院
洛阳好的妇科医院
武威专治男科最好的医院

相关推荐